来自 诗意的民间故事 2020-05-22 11:32 的文章

民间故事:禁忌怪谈

  在村子里,不光是在人死后入土有诸多的禁忌,就连在人临终的时候也有不少事情需要忌讳的,这些事情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,但犯了忌讳后产生的一些怪谈却又让人觉得匪夷所思,有些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,暂且只当个故事听听吧。

  人生第一次经历死亡是在十几岁的时候,爷爷过世,那是个下午,病重的爷爷呼吸越来越沉重,一众守在旁边的亲人在二爷爷(爷爷的亲弟弟)的主事下,七手八脚的忙着给爷爷穿上事先已经准备好的寿衣,在农村寿衣是有讲究的,那就是最里面要穿上棉衣棉裤,因为怕人过世的时候会出现浮肿,所以衣服做的都比较肥大,而在棉衣的外面要套上一件中长的单衣。因为那个时候年纪小,大人们是不让上前的,只是在边上哭,等到大家给爷爷穿好衣服,把他平放在炕上,爷爷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,那时候好像突然意识到,我要没有爷爷了,想起以往爷爷对我的疼爱,一下子就冲到了爷爷跟前,哭着想抱住他,留住他,可谁知道还只到了炕边,就被一旁的二爷爷一下子拉住,眼神中一改往日的慈祥,狠狠的就把我丢到了一边,并制止我的靠近,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给爷爷穿寿衣的几个亲人,虽然难过,却在穿衣的过程中不曾掉过一滴泪。

  后来爷爷下葬了,又过了几天,时间在慢慢的冲淡着悲伤,而我却无法对当时二爷爷那狠狠一甩无法释怀,以至于那几天都不与他说话。

  有一天,二爷爷突然把我叫到家中,慈祥问我是不是还在怪他。接着他就给我讲起了一个关于禁忌的故事。

  事情发生在十年前,二爷爷五十多岁,但在村子里已经是德高望重了,那一年,村子里有个姓张的老人因突发疾病,眼看着就快不行了,老人只有一个女儿,已经远嫁到了外地,收到消息后,要赶回来也在一天左右的时间,眼看着张老头快不行了,为了能让他在咽气前能有衣服穿走,二爷爷就让几个村子里的妇女帮着做了套寿衣,几看人赶工,总算是用了半天的时间给做完了,于是大家便守在张老头的身边,如果他女儿无法及时的回来,大家就一起把寿衣给穿上,就这样坚持了一晚上,张老头虽然没有意识,呼吸也渐弱,却也没有出现大意外,大家都说他这是在等他女儿吧,近天亮,老张头终是挺不住了,于是二爷爷就让大家帮着先把衣服穿上,里面的棉衣刚刚穿好,正准备套上外套的时候,老张头的女儿进了家门,大家都在忙碌,谁也没有在意,结果老张头女儿一进屋,看着已经不成了的父亲,一下子就扑到他身上放声大哭,只瞬间眼泪已经把棉衣沾湿了一片。

  二爷爷忙上前把她拉起来,让她离开了老张头,可眼看着寿衣上的湿渍,有些无奈,但愿没事发生。

  二爷爷不在让老张头女儿靠得太近,把没穿好的外套给套上,衣服刚穿好,老张头就咽气了。

  事情发生在老张头死后的半个月,他女儿从他死后的这些天一直住在村子里,一是想念父亲,二是想办完父亲的几个节令在走,这天老张头女儿来找二爷爷。

  原来自从父亲去世,头七过后,她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能梦到父亲,梦里老张头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瑟瑟发抖,好像很冷的样子,可他外面明明套着一件外套的,于是就问父亲怎么了,父亲只说是冷,于是她上前想帮着老张头整理一下衣服,结果近前才发现,老张头那件外套里套的根本不是棉衣,而是看起像潮湿的铁片裹在身上。而等她醒来的时候,老张头叫冷的声音好像还回响在耳边。

  这样的梦接连做了几天,于是这才找二爷爷帮出出主意。二爷爷说只是有禁忌不能把眼泪滴到死者的衣服上,这样他会穿不走,但具体的后果会是什么二爷爷也不知道,这样的事情也是头回遇到,于是帮着老张头的女儿一起找到了一个道行很深的先生,做了几天超度的法事,又烧了些纸钱和衣物。直到老张头女儿离开村子回家,没有在听她提起过父亲铁衣的事情。

  听了二爷爷的故事,觉得自己是有些无理取闹了,可心里却对事情的真假有所怀疑,只不过在那天晚上,我梦到了过事很多天的爷爷,他穿着干净利落的站在那里,脸上还是一样慈祥的笑容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shiyideminjiangushi/1892.html

标签云